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海上风电要“活下去”,整机商需分摊35%的降本压力
2020/9/13 22:25:34    新闻来源:风芒能源

     “降本、增效、平价”频频出现在2020中国新能源高峰论坛海上风电分论坛嘉宾的发言中,主持人总结时,将这些字眼解读为海上风电全产业链“活下去”的焦虑。

       这种现实焦虑折射出中国海上风电的冰火两重天——正处于十年以来的发展巅峰,却不得不面临去补贴后出现断崖式下跌的可能。刚刚过去的2019年,中国海上风电新增装机破记录地达到了2.4GW,同比增长 50.9%。到2019年底,中国海上风电累计装机容量达到7.03GW,位居全球第三,仅次于英国和德国。

       然而,政策变动为其泼了一盆冷水。今年年初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的 《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2019 年和 2020 年新核准 近海风电指导价分别调整为 0.8 元 / 千瓦时和 0.75 元 / 千瓦时;意见规定除按规定完成核准(备案)并于 2021 年底前全部机组完成并网的存量海上风电外,新增海上风电不再纳入中央财政补贴范围。

       尽管成本在快速下降,但从蹒跚起步到而今仅仅十年,幼弱的中国海上风电在未来三年内做不到平价水准。即便造价最低如江苏省,其海上风电成本亦高达16000元/KW,超过了陆上风电和同为可再生能源的光伏的两倍。

       “十四五的前半段,中国海上风电距离平价仍然有一定差距。”金风科技总裁曹志刚在会上表示。

       而能否消除“差距”,达到平价,是中国海上风电“活下去”的最大悬念。

平价“差距” 

     2010年6月,中国首个海上风电场上海东海大桥风电场一期全部34台3兆瓦风机并网发电,这个昂贵的风电场单位千瓦造价高达2.36万元。

       与高昂的造价相对应的是彼时海上风电产业链尚未成熟,部分关键设备、技术并未实现国产化。“我国海上风电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设备工业商产业链配套不完善,缺少经历过长期考验的海上设备供应商,部分供应商无海工经验,对海上工程理解不足,施工过程无法提供有效支持。”时任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施鹏飞在曾在一场海上风电研讨会上表示。 
        但到2019年时,上述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一年,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金风科技8MW和东方电气10MW等海上大风机纷纷下线,并获得批量订单。根据风能协会统计数据显示,远景能源和金风科技在2019年分别获得中国市场接近20%的市场份额,冲击着上海电气依赖西门子技术在中国海上风电市场一家独大的格局。 
        同年年底,由江苏龙源振华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与北京机电研究所有限公司共同研发制造首台套2500KJ大型液压打桩锤成功下线,一举打破荷兰IHC和德国MENCK的长期垄断,并将打桩锤成本降低40%左右。 
        根据《海上风电回顾与展望2020》显示,到2019年底,中国已经拥有11家整机制造企业,21家海上风电开发企业,以及多家海上风电施工企业。 
        中国海上风电成本亦随之迎来大幅下降。目前,中国沿海各省海上风电单位千瓦造价已经下降到1.4—1.8万元左右。 
        中国电建华东院新能源工程院院长戚海峰在海上风电分论坛上表示:“从辽宁到广东,根据1800多座风机机组的相关数据,以及各省风资源情况、利用小时数、造价水平、以及收益率和当地电价做出的计算,去除抢装因素后,目前各省距离平价还有0.1元//KW—0.3元/Kw的距离。” 
       根据戚海峰分析,按照现有的造价水平和电价反推,目前还有3000-4000元的产品降本压力。其中,风机成本在整个成本中占比大约35%左右,所以必须要降低30%左右的成本。按照地域条件的差异,江苏、浙江大约还有3000元的降本压力。 
       假设海上风电每年可以降低0.03元/KW,那么大约需要3年到10年左右的距离。然而,给定的平价时间表仅剩最后一年多时间。

谁来分摊降本压力?

       按照2018年各大费用的占比,中国海上风电成本主要分为风机设备采购(50%),施工(35%),用海、项目管理等其他费用(10%),利息(5%)。

彼时,风机成本占比高达50%左右,风机价格高达7500元/KW-8500元/KW,为陆上风机的两倍左右。“彼时,中国海上风机生产商普遍欠缺对风机优化能力,许多优化需要返回到欧洲去做。”一位整机商内部人士回忆称。

       而今,除主轴轴承、箱变之外,中国海上风机基本实现了国产化。而且,在国际海上风电大型化的趋势下,中国的6MW风机亦进入了批量化商用时代,8MW及10MW机组已经生产下线,并获得批量订单。 
         在以国产化和大型化为降本手段的情况下,中国风机成本实现大幅下降。其中零部件的国产化可以降低20%左右的成本,而风机大型化可以降低投资,包括基础、调装和运维成本。

        在当下的中国海上风电成本构成中,风机成本已经降至35%的占比,与施工成本基本一致。从风机价格而言,根据近期华能苍南4号海上风电项目风力发电机组(含塔筒、五年整机维护)采购(标段II)预招标中标结果显示,刨除塔筒和运维成本之后,远景能源5.2MW机组的中标单价已经低至5000元/KW左右。 
         另一个可作为对比的是,东方电气10MW中标价为6630元/KW,上海电气8MW海上风机中标价为6910元/KW,均低于2018年海上风机的平均造价。金风科技海上业务单元副总经理于晨光亦表示,在整机成本方面,未来希望运用两到三年的时间降低25%以上。

       不过, 海上风电的平价大业不能全压在整机商头上。金风科技副总经理陈秋华认为:“要实现平价目标,在现有基础上,主机的成本需要下降35%,海上工程成本下降30%,海上的运维成本下降20%以上。”

        对此,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主任赵太平则提出,规模化发展是中国海上风电降本的重要路径。“规模上来以后,有利于降低设备的采购成本,同时还有施工、运维,还有前期的各种费用,通过规模的扩大,它能够有效的降低、平摊相关的费用。100万千瓦的海上风电项目比30万千瓦的风电项目成本大概下降5%左右。”

        但中天科技海洋产业集团副总裁薛建林表示,从技术领域,施工方面短期内只能下降10%左右。

       “从整机商到施工,到大部件,基本都要实现20%-30%的降本水平,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然而现在时间已经不到两年了。”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海上风电分会秘书长翟恩地表示。

        留给中国海上风电的时间不多了。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