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五大发电集团的18年:同人不同命的不同选择
2020/2/24 7:29:00    新闻来源:享能汇
作者:享能汇工作室 
摘要:说综合能源服务有万亿级的市场,但真正下手去做的人可并不多。AI知道,企业们并不傻。综合能源服务看起来很美,但有几个核心问题是很难解决的

2014年底,一则“公开的秘密”开始在能源圈中疯狂传播:大唐集团董事长陈进行将赴任国家电网公司,接替刘振亚担任董事长。讲话带着浓厚山东口音的陈进行在媒体眼中是标准的“电力山东圈子”一员。其职业生涯绝大部分时间都供职于山东电力部门、国家电网公司。直到2010年履新大唐集团一把手。

秘密最终没有成真,刘振亚在一年半之后才到龄退休,卸任国家电网董事长。比他小3岁的陈进行2年之后也“到站下车”。要是AI站在陈进行的角度以私心考量,在2014年和2015年的冬春之交从大唐转至国网绝对是上佳的选择。选择的另一边是如日中天的国网,而这边是正在从“优等生”位置不断下滑的大唐。

不只是大唐,一起诞生于2002年的央企五大发电集团在过去18年里都经历了各种波折起伏。在最初的同质化竞争之后,5个兄弟终于在近几年大环境日趋严峻的背景下,走上了各自不同的发展道路。演绎出了一场“同人不同命,同遮不同柄”的众生相。

(来源:微信公众号“享能汇”ID:Encoreport  作者:享能汇工作室)

一失足成千古恨,“优等生”变“后进生”

煤化工是大唐集团投资失败的典型。2008年,中国电力行业遭遇了全行业亏损。其中,火电企业亏损达700亿元,五家中央发电企业整体亏损300余亿元,而同期煤炭行业实现利润2000亿元。也正是从这个时期开始,五大发电开始向上游进军。内蒙古东部地区,这里储藏着我国3000亿吨褐煤储量的70%。这种热值低、富含水分、不宜长途运输的煤种在煤炭黄金10年里也依然成为央企等各路资本疯狂圈地、囤积资源的目标。

2004年,内蒙古发布《进一步加强煤炭资源矿业权设置及重点转化项目资源配置管理工作的意见》,要求煤炭资源富集区矿业权设置,无论是已探明或尚需探明的矿区,都要向在自治区投资的煤化工、煤液化、煤电化等重点大项目倾斜。

该《意见》要求,取得配置煤炭资源的企业和已取得煤炭生产资格的企业,在区内就地转化量必须达到50%以上。政策限制之下,大唐集团顺势而为,选择煤化工作为自身转型、央企做大做强的方向。2007年,大唐多伦煤制烯烃项目筹备;2009年,大唐克旗煤制气项目动工;2010年,大唐阜新煤制气项目动工。这一选,就选出了后续一系列的麻烦。

为大唐集团定下了煤化工转型方向的大唐集团首任总经理(当时的体制下,总经理是一把手)翟若愚一定不会想到,发电集团的转型会这么困难。在大唐克旗煤制气项目爆出设备腐蚀、被迫停工等一系列问题之后,坊间传闻大唐能化和大唐国际内部领导在项目推进过程中多次与专家组意见不一。甚至有领导放言:“我们搞电的比你们搞煤的先进二十年。”先进不先进我们不知道,有没有二十年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据大唐发电年报,2015年煤化工板块亏损43亿元,2013-2015年累计亏损115.6亿元。截至2015年底,该板块整体负债65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95%。

2016年7月,大唐发电公布了剥离煤化工板块方案,将持有的大唐能源化工等四家公司的全部股权,及一个电源前期项目资产,以1元价格出售给大唐集团新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中新能化,将巨额亏损业务甩给了母公司大唐集团。2010年,大唐集团凭借1771亿元的营收,首次进入《财富》世界500强,位居412位,在五大电力中仅次于华能集团。2018年,大唐集团装机总量1.39亿千瓦,营收为1895亿元,皆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垫底。在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排名中,大唐集团位列438位,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处于末位。

投资的好,不如合并好

当初电力行业大分家,发电一分为五。当之无愧的老大是华能,分到了最多的发电资产,国电集团紧随其后,装机容量第二多。在大唐一头扎进了煤化工的世界里一去不复返的时候,国电集团瞄准了可再生能源发电这一片蓝海。国电集团 不仅搞起了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的开发,有了龙源电力这个全国开发风电最早的专业化公司。还亲身下场参与了上游设备制造业,有了国电光伏和联合动力两家上游制造企业。这新能源说好也好,说坏也坏。

好在是公认的未来能源趋势之一,入场早还能吃到最早、最大的红利(补贴)。国电还上下游一体化,一点汤汤水水都不放过。再加上身为国企,融资成本比一众民企低得多,赚起钱来也不遑多让。坏在周期实在是够频繁,两三年就要来一回。想靠吃补贴过活,结果承诺补贴的是能源局,发补贴的财政部却不干了:你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是几百个亿的补贴,我上哪给你变出钱来?得,红利都成了账面上的应收账款,一堆数字证明自己的盈利。

几年折腾下来,国电在五兄弟中成了中不溜。原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结果到了2015年,没想到小兄弟中电投跟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以下简称国核技)喜结连理了。营收一下子涨上来了不说,还带上了一个“核电三足鼎立”的帽子,隐隐有种不跟五大发电一起玩了的感觉。其实要说这新能源投资,绝对不差。不说比大唐那煤化工投资好上很多倍,以2020年的眼光来看,收益甚至有时候比煤电还好。2019年各大发电集团效益都比2018年要强,除了煤价一直没涨上去的原因,新能源发电贡献出来的收益可一点也不少。在“女权”的圈子里,对一句话特别鄙视:工作好,不如嫁的好。“你这简直是就是物化女性嘛!”

在央企的圈子里,这句话大概可以换成:“经营管理投资好,不如合并的好。”你看中电投就是个很好例子吗!对于这句话,大唐集团一定会含泪点头。2017年,在神华与国电集团正式合并之前,神华合并的传闻满天飞。啊,一会说神华要和中煤合并,整合全国煤炭资源。一会说神华要和大唐合并,强化煤化工的资产。

要知道,神华在电力行业虽然是四“小”,但煤炭领域可是绝对的大哥大。那煤炭资源好的让人嫉妒。大唐要真是和神华合并了,那煤化工资产绝对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乌鸦变凤凰了啊!但从古至今,妄揣上意都是不对的。默不作声,从未出镜的国电集团最终捞到了和神华集团合并的机会。大唐的心里一定很苦:为什么不是我?但选择国电是因为偶然么?显然不可能。让我们一起来看下面一则新闻。

9月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国家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章建华一行到集团公司调研。章建华······指出国家能源集团合并重组实现了“1+1>2”的效果,实践证明,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国家能源集团重组整合的决策部署是完全正确的。他强调,要坚持讲政治、顾大局,深入贯彻“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要发挥一体化经营优势,成为保障国家能源供应、维护国家能源安全的“稳定器”和“压舱石”。

看懂没有,没看懂让AI来给你们划个重点:“稳定器”和“压舱石”。很明显,神华集团和国电集团的合并,不仅仅是出于行业发展的角度,更多的是出于国家能源战略和国家能源安全的角度考虑。安全上,我国要降低能源对外依存度,就必须大力发展煤炭及相关能源,尤其是二次能源电力。战略上,绿色低碳的发展必须坚定不动摇。所以煤炭、煤化工龙头神华与新能源大户国电集团的合并就顺理成章了。从这一角度考虑,国家能源集团的建立,战略意义比南北车合并还要重大。

摆脱囚徒困境,只有八仙过海

华能集团一直是五大发电里的老大哥,不仅是资产多、营收高,还因为它们曾有一个明星一把手——李小鹏。说起李小鹏,AI在查资料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点。李小鹏曾在2001年到2002年在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过。还有一个央企一把手也在这个班里学习过,只不过不是一届。那就是陈进行,他在2007年在这个班里学习过。这样算起来,陈进行还算是李小鹏的学弟咯?

说回华能。电力分家前,李小鹏就是国家电力公司副总经理,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华能分到了很多东部发达地区的电厂。不过两相抵消,新疆的资产华能是一点都没有。不过那时候新疆的电厂不算是好资产。2003年3月28日,华电集团新疆分公司成立。成立当年所属5家企业全部亏损,高达5.49亿元。集团系统业绩最差的五家企业中,新疆占了两家。但是大家别忘了,西北地区用电量不多,但煤炭资源是真的多。2005年开始,华电新疆的电厂开始逐步扭亏为盈。2009年华电新疆所有电厂摘掉亏损的帽子。。同一时间段,华东、华中的发电厂们因为煤价高企开始了全行业亏损。2010年华电新疆公司以占集团3.5%的装机,创造了集团22%的利润,盈利能力逐年攀升。

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五大发电集团在西北地区陷入了一种“囚徒困境”:拼命圈地煤炭资源,拼命建电厂。供给过剩了怎么办?不管,先建了再说。反正大家都是吃上网电价的,我不拿,就让别的集团拿走了。2007年,华能新疆能源开发公司成立,标志着华能集团能源产业开始布局新疆。紧随其后的就是煤炭、煤化工、煤电、水电、风电等一系列项目的推进。

10多年后,所有发电集团都品尝到了自己当年种下的苦果。不仅仅是煤电资源供给过剩。一窝蜂上马的风电和光伏也因为消纳问题挤压了火电的上网电量,形成一种恶性循环。随着大家一哄而上在低煤价区域建电厂,外送能力制约了机组利用小时候,新疆的火电厂又重新带回了亏损的帽子,并随着装机容量和消纳能力的矛盾越来越大,深深地陷入了亏损的泥潭最终引得国资委重拳出击,要整合西北五省的煤电资产。西北的问题恐怕要交由国资委来解决。但是发电集团的问题可不只是在西北。业绩低迷的火电厂可是遍布全国。也许一时的煤价偏低可以解决盈利问题。但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发电量增速不足、煤价波动风险依然很大、电厂要面对电力市场化交易带来的风险,这些都让发电集团头疼不已。火电——这个中国最重要的发电电源类型,也是五大发电最重要的资产,现在却成为各家公司“尾大不掉”的一个难题。

先出招的还是老大哥华能。2018年底,原国家电网董事长舒印彪调任华能集团董事长。2019年,舒印彪在华能的第一年,华能就开始甩开步子往新能源的道路上狂奔。豪掷1600亿元打造江苏海上风电基地,高调准备收购协鑫新能源(后转而收购新能源电站)。2019年,华能新能源装机502万千瓦,创历史最好水平。集团清洁能源装机超过6100万千瓦。嗯?有人要说了,这不是国电集团以前玩剩下来的套路么?怎么你华能老大哥难道还想邯郸学步,捞到跟别人合并的机会么?说起来作为五大发电之首,华能一直都没太跟合并扯上什么关系或者绯闻。但AI认为华能押注新能源只是单纯的从公司转型和调整电源结构出发。毕竟:1,华能多年火电装机比重过大,从大趋势来说需要增加能源装机。2,五大发电过去的多元化发展失败的多,成功的少。与其盲目投资,不如扩张自己熟悉的领域。

合并机遇千载难逢

做好自己最重要要说谁在这几轮央企合并中最受伤?AI不会选华能,也不会选大唐,而是要选华电。就在陈进行到龄退休足足3个月之后,2018年11月15日,大唐集团才引来新的董事长——曾任国电集团总经理、时任大唐集团总经理陈飞虎。好巧不巧的是,当时华电董事长空缺,只有总经理温枢刚。这下子,能源圈又激动了。按照以往的惯例,如果两个央企要合并,一般会先调动一把手和二把手。然后一个公司有一把手空缺二把手,另一个公司空缺一把手有二把手。大唐和华电这不就是这种情况了么!两周之后,华电集团总经理温枢刚履新华电集团新任董事长。

要不说这个公司的命运,既要靠自身的努力奋斗,也要看历史的发展进程。在接连完成了中电投与国核技的合并、神华集团与国电集团的合并之后,央企发电集团的合并重组之路大概是按下了暂停键。事实也确实如此,无论是国核技还是国家能源集团,其成立都不仅仅有行业因素,更肩负着重大的国家战略使命。单纯地制造国企巨无霸显然不是目的。华电集团既然已经错过了这趟历史的列车,那么要做的就是发挥好自己最大的优势。在能源转型、发电集团转型的大势中不掉队,找准位。

比火电,比不过华能;比新能源,比不过国电集团;现在要大举投资新能源,还难免要跟华能硬碰硬;投资其他产业么?现在发电集团估计没有几个敢不由分说地去投资跟电力不相关的行业了。华电的优势在灵活的天然气发电和最早布局、项目最多的分布式能源。天然气发电在未来的电力市场中不仅可以参与电能量市场,调峰等辅助服务也大有发挥。而领先全国的天然气分布式,华电则要布局综合能源服务。2019年,华电集团正式发布《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综合能源服务业务行动计划》,这是国内同类型企业首次发布综合能源服务类行动计划。

说综合能源服务有万亿级的市场,但真正下手去做的人可并不多。AI知道,企业们并不傻。综合能源服务看起来很美,但有几个核心问题是很难解决的:1,电、气、油、热、冷,这些能源产业其实从企业角度来说,都相对独立。没有谁全部涉及。尤其是热和冷,还和地方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难就一个字!2,无论是发电还是电网,把用户作为核心,把自己放在乙方的位置上服务,这种经验都是没有的。AI也不说虚的,不管是节能还是合同能源管理,这些曾经的蓝海最后也都没有培育出什么像样的市场和有影响力的企业。华电的这一步,意识够超前,但难度也真是够大。

尾声

五大电力,似乎还少了个国电投?其实,就像上文说的那样,在合并了国核技之后,相比于“五大电力”这个帽子,国电投更倾向于是核电领域的“三足鼎立”。如果不出意外,2019年结束,国电投的清洁能源装机占比已经超过50%了。翻看国电投的“2035”战略和一年前的工作会,我们能清晰的感受到,煤电的地位在国电投的内部已经排在了核电、风电光伏和水电的后面。这也让国电投在根本上和其他四兄弟拉开了差别。今年就是五大发电18岁的生日了。不过恐怕国电和中电投没机会庆祝,独留华能、华电和大唐三兄弟。18年里,面对行业大潮的翻涌波动、上下游产业的急剧变幻,再加上宏观经济的周期和能源大势、低碳环保时代的来临,五大发电最终在这个成年礼的时代,走出了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